武俠二字,或武或俠。武者過多難言俠,俠者未必須習武。
一本好的武俠小說,依我的標準定來,第一:夠厚(純屬個人需求!);第二:引人入勝。只要做到前述兩點,也算是滿足我對武俠小說的基本需求。已經很久沒看武俠小說,每每翻起新的武俠小說,心裡總覺得少了些什麼。或許是最早接觸的,反而對它的標準變得嚴苛。誰曾經說過,男孩兒若能當導演必想導武俠戲,若成演員則想演武俠戲。我也不知道對不對,因為我不是男孩,我只是一個很小就栽進武俠世界的女孩兒(?)。

在看完這本書之前,已經先抓起韓寒的〈長安亂〉,韓寒成名甚早,看起來蠻像台灣的九把刀,跟〈浩然劍〉這種纯武俠相差甚遠,不得不說看韓寒的書,感到比較吃力一些,因為白話與文言縱橫交錯,但還是想看看韓寒的成名作〈三重門〉,也許多看一些,就能夠更熟悉這樣的寫作風格,我盡量!

回到〈浩然劍〉,謝蘇當得上一個俠字,只是這位大俠未免落魄,豪邁俠氣在他身上顯得一片灰濛濛,這當然是因為在浩然劍時代,他已經離開青梅竹的魂,僅存謝蘇名。要我來形容謝蘇的話,西江月就挺合適的。「世事一場大夢,人生幾度新涼?夜來風葉已鳴廊,看取眉頭鬢上。酒濺常愁客少,月明多被雲妨。中秋誰與共孤光,把盞悽然北望。」謝蘇和蘇軾有相似之處,政治、情義、道德逼得他們無法在官場那樣扭曲的環境存活。
再來說說朱雀,他的形象實在太鮮明,朱為紅,偏生他又穿著一身紅衣,太難不讓人記住他了。菜市場性格,好看的模樣,讓人哭的大混蛋,好了!這就是我形容的朱雀!像謝蘇和朱雀這樣的組合,其實很常見,我屢屢評估當這樣的兩個人出現在生活中,我的焦點會放在誰身上(排除刺眼的紅衣這項因素!)。在影視上也有,男一是沉靜冷漠、有顆體貼的心卻不擅長表達;男二是陽光溫柔、嘴巴和心讓你一樣感到甜蜜,通常男一跟男二的戰爭,前者獲勝,後者死得不明不白。朱雀逃不掉男二的宿命,儘管他沒有想跟謝蘇搶女人,他還是死了,死得亂七八糟,死得轟轟烈烈。

綾衣跟謝朗我要放在一起講,他們對謝蘇的觀點並非自正面出發,綾衣比較像是為了拯救家門名聲,謝朗則是對為救朱雀不惜賠上一切的謝蘇產生好奇,兩個人認識謝蘇的步調都不是由一般的相遇、相識、相知、進而相惜(或相愛?!),但偏門也是能找到真愛。綾衣和謝蘇本來就不是互相相愛,綾衣是在世俗的眼中無法生存,依她的性格死也不算什麼,只是她身後還有一個龐大的家族,謝蘇為了救她,也就娶她,兩個人的感情是成親之後才開始發展,這跟現在的相親是不是有點相似?第一眼說不上喜歡卻也不厭惡,我們就試著拉著彼此的手往下走看看,該說幸或不幸,他們的確是如預期發展,卻跟中國人最喜歡的悲情俠客一樣,綾衣終究只是謝蘇的過程,而非終點。謝朗就是明明是壞角色,卻也有壞角色的血與淚,有個好出場有個好下場,謝朗也算是一號人物,如果他不是自己選擇結束,我懷疑謝蘇是否下得了手?因為在謝蘇的血液中流著一種名為「俠」的基因,你說他親手殺了謝朗也罷,不殺謝朗也罷,這已經不影響他的俠義之名。

至於其他的角色,我只想說......介蘭亭你真的是斷袖嗎?我的頭好痛。是不是現在只要感情好一點,就會往偏鋒行去,我眼睜睜看著這段感情如浪濤掀起,卻不隨風平而平息,只有不停地竄流四方,生生不息阿!!!

「白雲相送出山來,滿眼紅塵撥不開。莫謂城中無好事,一塵一剎一樓臺。」

創作者介紹

Duplex

thinkofy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