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手上。
左手有一根香蕉,右手拿著牛奶。
我很貪心的,想把它們一起吞進胃裡,滿足大腦盤旋交錯的飢餓感。

看著香蕉,望望牛奶。
我該從哪裡開始?
理智告訴我,一次解決他們,太困難。

聰明如我,想了一個解決的方法。我拿出果汁機,把它們一起丟進去。
另一個煩惱又開始了。
該丟整根香蕉嗎?該倒多少牛奶呢?

蹲在桌台前,瞪著同為黄家子孫的香蕉先生,還有身為白氏後人的牛奶小姐
我輕聲地問它們:多少比例你們才會完美?不過甜膩、不忒濃郁。
它們沒有回答。

替它們完成拜堂儀式後,我又開始迷糊了。
黄白同志,你們...你們生活需要點調味品嗎?要糖要水還是要蜂蜜?

我瞪著它們(此時已變成一個它)的時間,特長特久特專注。
最後發現飢餓感早就消失。

對它們(它)說聲抱歉與再見。
輕輕地把它關進冰冷的新房。

隔天,我發現。
跟很多事情一樣,不及時飲用,就失去原始的味道。
只剩濃濃地、深深地悔恨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後記:
兩種情節,姑且以A、B來區分
困擾著該使用A或使用B
心中糾葛真是筆墨難以言喻 (Q:那請問您現在在作什麼... A: 你哪隻眼看見我拿筆跟墨啦!!!)

我發現,A+B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,如同香蕉牛奶一樣。
我拍拍身旁的石橋,就這麼下了決定 (是的~~~那時候我在一座橋上~~喔耶~~)
心中豁然開朗,就撲庛撲庛跑回家。

抱歉的是,當我準備執行A+B計畫時,
房門忽然有鼕鼕聲,開門一看,C在衝著我笑~

唉喲~我昏了~難不成得來個三合一~喵喵喵喵喵(憤怒之音!!)


p.s 我估計沒人看得懂我在說什麼,同時三個月後的我應該也看不懂現在我在寫什麼!!!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hinkofyou 的頭像
thinkofyou

Duplex

thinkofy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